首页 >> 创意产业园 >> 创意园区展示
捕捉文化产业园区亮点
时间:2015/2/25 1:15:34 点击:
简要内容:编者按:回顾2014年,少了一些泡沫和虚火,文化产业园区正在悄悄完成着行业内的整合与升级。宏观政策的推行从市场环境层面促动着行业转向,新的投资运营主体纷纷跟进,互联网思维等新概念也正积极探索与园区发展挂钩的可能性,形态各异的运营模式极大丰富了生态圈。尽管各种趋势是...

编者按:回顾2014年,少了一些泡沫和虚火,文化产业园区正在悄悄完成着行业内的整合与升级。宏观政策的推行从市场环境层面促动着行业转向,新的投资运营主体纷纷跟进,互联网思维等新概念也正积极探索与园区发展挂钩的可能性,形态各异的运营模式极大丰富了生态圈。尽管各种趋势是好是坏还不明朗,但它们的存在以及文化产业园区的生存状态却真实反映了文化地产升级过程中的喜与悲。

 

构建金融生态系统


2014年12月11日,第九届北京文博会开幕当天的一项重要议程,是北京银行与朝阳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心的文化金融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北京银行将在未来3年内为CBD—定福庄国际传媒产业走廊等文化创意产业功能区、集聚区内的重点项目建设及文化创意企业提供200亿元意向性授信,在资金投放规模上保持区域内同业的领先地位。

当天,朝阳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心还联手中国人保财险北京市分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意向协议,面向驻区内文化创意企业提供保险服务。自2010年12月,文化部和保监会共同授予人保财险作为文化产业保险试点单位以来,人保财险前期已经为艺术品、演艺会展、动漫、影视以及文化旅游等多个文化行业提供保险保障支持。据了解,人保财险还将针对文化行业陆续推出专属保险产品,进一步帮助文化创意企业规避经营风险,提高资金运行效率。

目前,越来越多的文化产业园区已经意识到建设文化金融生态系统的重要性,北京大学文化产业金融课程负责人何毅表示,目前大部分文创园区内的企业,主要以中小型规模为主,并且大多数文创企业的资产结构偏重于“轻资产”类型,现有传统金融机构的运作机制与资金配置模式往往无法与文创园区金融服务需求对接。因此,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低,导致以银行业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经营模式对园区企业的支持力度有限,文化产业园区发展结构不平衡问题突出。

相关调查显示,当前大部分园区的招商引资及建设工作仍采取园区管委会、招商部门主导,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参与的模式,而金融投资机构以及相关金融中介机构很少纳入园区招商引资范围。没有配套的园区金融体系支持,势必严重影响文创园区整体营商环境和投融资服务的效率。

何毅建议,建设文化产业园区生态系统,在文创园区的建设规划阶段就应把园区金融规划纳入整体规划中,构建多元化金融服务体系,针对产业金融本身特点制定园区的金融管理办法;完善园区金融综合服务区规划;制定园区金融优惠政策;构建多样化银企沟通平台。

在银行及金融机构方面,出现了积极创新、入驻园区的热潮。大银控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冰说:“现在我们和130多个文化产业园区的优秀企业合作,前端为企业服务,后端构建生态金融体系。我们还开发出信用评级研究中心,通过信用来实现企业和金融之间的内在关联,这是一个新的起点,也是企业未来的金融支撑点。”

连锁式经营

文化产业园开出“连锁店”

2014年12月,第九届北京文博会上传出了北京市连锁式经营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爱工场将落户北京CBD-定福庄国际传媒产业走廊的消息。

据介绍,爱工场已成为北京市连锁式经营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的一张新名片,它在原北京玻璃瓶厂、北京印染厂等部分工业厂房基础上改造而来,此前已在百子湾等区域建造了4个创意区,园区内企业主要涉及传媒影视、广告制作等领域。

此次签约建设的第五个园区位于北京CBD-定福庄国际传媒产业走廊东部的大黄庄地区,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主要是对原有工业厂房和库房进行改造再利用,一期改造工程将于2015年6月底完工,预计年底前将全部完成改造并投入使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园区将重点打造成为大学生创业者基地,通过与中国传媒大学等诸多高校合作,选择初次创业的优秀大学生团队,为其提供优惠的房租政策,减少创业成本,并对学生创业团队进行评估,对初具规模、有发展前景的项目引入社会风险投资,帮助大学生完成自己的创业梦。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爱工场4个园区入园文化企业年产值已超过50亿元,待第五个园区建成后,入驻文化企业年产值预计将超过100亿元。

记者了解到,爱工场2013年启动的“百园计划,连锁运营”发展规划,将逐步通过对诸多老旧工厂厂房进行改造再利用,转型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未来力争打造100个连锁式文创园区。

用个性化保持独立性

另外一个持续扩张的园区品牌是较早在北京推行园区“连锁”制的尚8文化集团(以下简称“尚8”)。其已在北京打造了10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如尚8国际广告产业园、尚8里文化创意产业园、尚8人文创意产业园、艺术8——中欧艺文之家等一系列城市地标性项目,所运营的文化产业园区总规模达35万平方米,园区入驻企业近500家,年产值超过190亿元,实现利税10亿元。

2014年7月,尚8创始人薛运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个性化的定位保证了尚8每一个项目的独特性。创意产业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不能追求“文化大跃进”。在薛运达眼中,空间的多元魅力比地标性建筑或艺术办公室更具魅力。

“个性化”让园区摆脱了“同质化”竞争,不但是连锁文化产业园区的发展秘诀,也是一些公认成功的创意产业园区的特点之一。调研发现,个性化的园区以偏于艺术类的园区表现为佳,其余大多数园区特征仍不明显。

“现在人们的文化消费能力很强,但市场上缺少文化的原创力,园区建设也应保留本地的文化创意资源,不但园区建设要个性化,还需提供个性化的服务。”一位园区企业负责人这样说。

据了解,未来3至5年,尚8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建立20个品牌园区,陆续投入15亿元进行项目拓展,预计达到100万平方米的体量,服务于1000家文创企业,形成中国城市核心区域高端化、品牌化、国际化的“创意者之家”。

盈利模式升级

以往利用利好政策来圈地,然后卖地、租地的文化产业园区盈利模式不仅广受诟病,同时也在显现出“坐吃山空”的窘境。虽然专家一直在呼吁要加强对文化产业园区统筹规划,结合当地文化特色和资源优势,明确发展定位,走特色化差异化发展之路, 但表现佳者不多。

《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报告(2014)》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我国文化产业发展进入了“换挡期”,即把发展的基础和动力从政府转向市场,并将发展的速度降下来,将发展重点转向转型升级。但是目前文化产业园区的盈利究竟如何,依然是“雾里看花”。2014年4月,文化部修订印发了《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管理办法》,提高了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准入门槛,同时建立了常态管理机制,完善了园区退出机制。

文化产业园区要有“进”有“出”

“文化产业园区要有‘进’有‘出’。目前一些文化产业园区有名无实,变成一些地方发展房地产的卖点,此类园区缺少文化内涵,盈利模式也比较模糊,此次建立园区退出机制十分必要。”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副总经济师朱李鸣说。

在新一轮的优胜劣汰中,全国许多地区都出现了一批率先推动升级的文化产业园区,运营者针对前阶段园区建设中出现的项目重复、投资效率低、培育能力差等问题,探索新的路径和方法。

2014年末的《2014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蓝皮书》回顾了自1984年以来中国产业园区30年的发展历程,提出了“园区2.0”的发展模式,指出“制度、融合化、软环境”是其核心驱动要素,借以实现创新升级阶段的持续发展。换句话说,在创新升级时期,整合中国产业园区持续发展的驱动要素、合作方式、发展路径,是实现产业生态、社会生态与自然生态相融合的新型发展模式。而完善产业园区管委会自身的管理制度,通过制度完善获取管理红利,也是文化产业园区盈利模式升级的关键。

以地处“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核心地带的湖南长沙天心文化产业园区为例,这是中南地区湘、鄂、皖、黔、赣5省唯一的一家国家级文化产业园,该园区以国家级文化产业园区的独特政策优势为依托,深入实施总部经济、项目带动、品牌发展、产业集聚、资本运营五大战略,着力扶持演艺娱乐、影视传媒、文化旅游、文化会展、出版发行、创意设计六大产业。通过挖掘文化资源、健全管理机制、完善配套设施、明确产业导向和打造发展平台、推进了园区文化产业的较快发展。 据统计,至2014年底,长沙天心文化产业园共有各类文化企业800余家,其中龙头企业16家,文化产业从业人员10.8万人;2014年全年完成文化产业生产总值约246亿元,其中文化产业增加值102亿元。

从整体布局考虑模式升级 

上海交大城市科学研究院决策咨询组负责人王晓静建议,针对以往文化产业园区建设中出现的项目重复、投资效率低、培育能力差、亏损现象严重等问题,为实现盈利模式的升级,需要做出以下几方面的变革:

第一,要正视文化产业园区的文化属性,企业应充分挖掘地域文化资源优势,政府要提供良好的文化创意氛围,通过人才集聚、技术集聚、信息集聚等形成知识的溢出效应,增强创新能力,带动产业进步。

第二,文化产业园区应努力打造主导产业及相关产业链的形成。目前的同质化现象,集中在动漫和影视两个门类上,由于同一园区内企业间并无明显的上下游关系,无法形成文化产业链,正是文化产业园区没有承担起产业聚集平台作用的表现。

第三,文化产业园区既要有统筹规划,也要有阶段性、区域性规划。文化产业园区占地面积大,耗资多,若一次性建成容易面临建设周期长、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当代产业依托信息技术和管理理念,已步入大数据经济时代,文化产业园区的进一步整合升级也要依靠互联网信息为核心,将全国或者区域内的文化产业园区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布局,对单个文化产业园区而言,则应将自己置于整个产业链中考虑,作为其中的一个环节完善规划,最终实现盈利模式的升级。

(本文部分数据由上海交大城市科学研究院决策咨询组负责人王晓静提供)

产业融合催生“大园区”


随着数字化、网络化技术迅猛发展,文化产品的生产方式和传播途径空前丰富,文化产业内部各个行业之间的融合渗透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文化产业与其他产业的壁垒也被打破。

助推集聚区成长

2014年12月15日,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以下简称“实验区”)揭牌仪式在北京市朝阳规划艺术馆举行。实验区由文化部于2014年7月31日批复设立,以文化产业改革探索区、文化经济政策先行区和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区为建设目标,是文化产业政策先行先试的试验田。

据了解,目前实验区核心区域集聚了国家广告产业园、国家版权贸易基地、国家音乐文化产业基地、国家动画产业基地等一批国家级文化产业基地,以及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惠通时代广场、郎园文化创意产业园等50余个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基地和专业楼宇。实验区核心区域还聚集了新闻出版、影视、广告、动漫、新媒体等文化传媒类企业超过1.8万家。

除了传媒产业外,围绕文化传媒核心产业,实验区将逐步完善区域内的文化产业链、服务链、供应链,重点以信息传播、投资交易、创意制作为核心,同时兼顾影视、音乐、动漫、设计服务、文化消费等多元发展的模式,打造中国国际信息传媒中心和国际信息传播枢纽。

按照规划,到2018年,实验区区域内文化企业力争超过3万家,实现年收入超过5000亿元。未来,实验区将在总结核心区建设和发展经验的基础上,适时拓展至北京市其他重点文化产业功能区,形成“一区多园”的空间发展格局,并将建立京津冀协同合作机制,促进京津冀文化产业一体化的整体发展。

不难看出,在打造大型文化产业集聚区、“产业融合”是集聚区升级转型的关键词。

催生园区发展新模式

无独有偶,2014年深圳文化产业在强力升级的同时,产业集聚效应进一步凸显,以54个市级以上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规模和影响力引领全国。2014年前三季度,作为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的创意文化产业增长15.5%,成为深圳经济增长的主引擎之一,这得益于文化创意与科技、金融、贸易、旅游等融合发展,成功探索出诸多产业发展的新模式新业态。腾讯、A8音乐、环球数码等一批以高新技术为依托、数字内容为主体、自主知识产权为核心的高成长型文化科技企业,成功引领深圳文化产业的转型升级之路,充分发挥了文化创意和科技创新在产业发展中的主体支撑和带动引领作用。

在文化部、科技部、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发布的全国第二批18家“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中,以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为主体申报的无锡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是目前获批的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中,唯一一个以园区为申报主体的示范基地。园区建设实现了从传统生产厂房到影视制作基地转变、从普通外景拍摄到室内虚拟置景转变、从单一拍摄制作到全产业链覆盖转变的三大转变。 由此带来的经济效益也是巨大的, 据统计,2014年前三季度入园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2.5亿元,入库所得税262万元,入库“营改增”税收1149万元,同比增长8.2倍。园区还承接《一步之遥》、《美国队长2》、《变形金刚4》、《忍者神龟》、《武则天》等30多部知名影视剧项目的拍摄制作业务,还将有包括《大闹天宫2》等在内的近30部影片立项。据悉,自开园以来,已完成200多部影视剧制作,其中园区企业参与特效制作的《独行侠》、《环太平洋》获第86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提名。随着一批综合实力强、品牌影响力大的影视企业和影视项目不断注入,可以预测,一个以数字技术为代表的数字影视产业集群正在形成。

产业融合是趋势、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上海交大城市科学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周继洋认为,文化产业园区的发展尤其要注重融合的路径,可以在以下几方面进行努力:一是规划先行,政策护航。应尽早出台指导文化产业与各产业融合的相关政策及配套实施措施,并在国家层面做好国家文化产业园区功能与布局的顶层设计,建立促进文化产业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完善的政策体系。二是注重培养专业人才,建议要入股文化产业的企业应首先要建立良好的文化产业人才储备库,做好先期调研,不要一窝蜂地盲目进入。三是多元连接,多方融合。文化投资不仅仅是双赢,而是一种多赢,因此未来的融合应是一种多元融合,既有与科技的融合、与相关产业的融合,也有与金融资本的融合。(本文部分数据由上海交大城市科学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周继洋提供)